原禁毒大队长、现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红军是他最信赖的大哥

2016-12-04 17:10

  内勤小汤姐可没少欺侮他,她说:别看敬忠是引导,在大队里,我们最爱好“欺负”他了,由于他为人诚实勤快,要帮忙的事件咱们常常会使唤他,他嘴笨,我们就爱成心逗他,有时我们故意歪曲他的意思,最喜欢看他的无奈跟百口难辩的表情,呆呆的、傻傻的,现在想起来都感到可笑……说到这里她哭了。

  原禁毒大队长、现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红军是他最信赖的大哥,他说:敬忠这个孩子,好呀!踏实勤奋、不辞辛苦,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走了,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,所以他处处为别人着想,活得很累……当初他走了,妻子、孩子及刚刚做完心脏手术的老母亲,我真的想都不敢想下去……

  噩耗传来,母亲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人生最大的悲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,63岁的老母亲蹒跚而来,她想走快一点去看儿子,可她怎么也迈不动早已不听使唤的腿。看见儿子时,儿子安详地躺着,可是,儿呀!妈妈还站着呢,你怎么能这样躺着,你晓得我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,你不孝,也不起来扶扶妈……母亲一头扑在了他的棺木上,用手重重地拍打着水晶棺木的顶盖,像是要把它拍碎把儿子拉出来带他回家,在撕心裂肺的哭喊了两声之后,刚做完心脏手术的白叟忽然捂着胸口,晕倒在儿子的棺木旁。

  11月4日,固然已过了秋天的最后一个节令,但地处西南边境的西双版纳仍然骄阳似火,敬忠失事的那个早上,太阳出得很早很早,漂亮的傣乡披发着金子般的光辉,小鸟在枝头百啭千声,人们在地步间欢歌笑语,谁也想不到多少个小时后,全部傣乡为了一个名字全城悲哀。敬忠是那天午后走的,养育他的土地就似乎知道他走了一样,中午时候气象突然阴森下来,阳光被厚厚的乌云挡得密不通风,鸟儿在枝头上哀鸣,澜沧江水哭泣怒吼!